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天下匯頻道 >> 正文
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記“許某某案”代理律師楊在明

  2018年元月,作為入選當年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第一批涉產權保護典型案例的“許某某訴某市某區人民政府行政強制及行政賠償案”,在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楊在明的有效代理下,經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審理判決勝訴,以確認區政府強拆違法并要求其賠償而落下帷幕。

  據悉,該案不僅入選了“2018年推動法治進程十大案件”,而且因其在行政法治領域的重大突破性勝利而被載入史冊,成為指導今后土地、房屋征收領域同類型案件裁判的重要案例。

  回憶起這起案件,楊在明至今仍記憶猶新:“該案歷經數個年頭,從一審的結果并不理想到二審補償再到再審賠償,這起案件從‘山窮水盡’走到了‘柳暗花明’,在‘破開云霧見晴天’的那一日,不僅案件的當事人許某某倍覺欣慰,全國各地的老百姓都為之興奮,因為這不只是一個個體的勝利,更是中國被拆遷人的集體勝利,從某個層面而言,也是中國法治的勝利。”

  如今,此案雖已在法律層面取得了完滿的結局,但其經過波瀾曲折,語盡而意遠。

  從“補償”到“賠償”,中國的法治在進步

  2001年7月,因某省某市某區地塊改造及“兩街”整合區塊改造項目建設需要,原某市房地產管理局向該市城建開發有限公司頒發了房屋拆遷許可證。許某某位于該區的8號、9號的房屋被納入上述拆遷許可證的拆遷紅線范圍。不過,城建開發公司在拆遷許可證規定的期限內一直未實施拆遷。

  2014年10月,區政府發布了房屋征收決定,涉案房屋被納入征收決定范圍,但該房屋卻于征收決定前一個月被直接強制拆除。

  實際上,早在八年前,《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就已明確了房屋征收應當“先補償、后搬遷”的原則,至此,備受詬病的“行政強拆”就已正式退出了歷史舞臺。許某某房屋在該《條例》頒布后仍被“行政強拆”,既在沒有得到補償時就已被拆遷。該區的有關行政部門顯然已經違法。

  為此,許某某找到了楊在明及其團隊,望其能夠幫助自己。楊在明了解案情后,建議首先對限期拆除決定提起訴訟。但該區人民法院經過審理認為該案僅僅是程序上的瑕疵,許某某的訴訟請求無充分事實和法律依據,因此判決駁回他的訴訟請求。許某某不服,繼續上訴。

  后該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確認該區政府強制拆除許某某房屋的行政行為違法,并責令區政府對其做出賠償。但楊在明認為,起訴強拆行為違法,必然涉及到賠償,如果房屋征收決定及相應的程序不被推翻,那么法院有可能會以征收補償的方式解決賠償問題。政府強拆行為的法律責任也就不了了之。于是在起訴強拆違法之前,先對征收決定提起行政訴訟。一審該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審理本案后,判決維持征收決定是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嚴重錯誤,于是上訴到該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二審。二審判決認為,房屋雖被區政府違法拆除,但該房屋被納入征收范圍后,因征收所應獲得的相關權益,仍可以通過征收補償程序獲得補償,現許某某通過國家賠償程序解決涉案房屋被違法拆除的損失,缺乏相應的法律依據。

  同時,二審法院還認為,許某某提出要求賠償每月2萬元停產停業損失的請求,屬于房屋征收補償范圍,可以通過征收補償程序解決。至于許某某提出的賠償財產損失6萬元,因其并沒有提供相關財產損失的證據,不予支持。

  對此,許某某及其代理律師楊在明均表示不服,于是他們決定在法定期限內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2018年元月,最高法第三巡回法庭公開開庭再審此案,并當庭宣判。根據雙方當事人的訴辯意見,再審合議庭主要圍繞以下四個方面問題進行審理:一、強制拆除主體的認定問題;二、拆除是否違法問題;三、關于通過行政賠償還是行政補償程序進行救濟問題;四、關于賠償方式、賠償項目、賠償標準與賠償數額的確定問題。其中第三個問題至關重要。

  “基層的行政機關執法水平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庭審后,法官耿寶建表示,本案判決的宗旨非常明確:涉案房屋雖未取得產權證書,但確系歷史上建成的合法建筑,任何人都不得侵犯。行政機關如果違法侵權,就必須要承擔賠償責任。

  “不能再回到‘補償’的老路上去,就是要賠償,而且要全面賠償,讓被征收人得到的賠償不低于其依照征收補償方案可以獲得的征收補償,體現產權保護意見中公平合理補償的原則精神。”耿寶建說。

  案件結束后,楊在明表示,如果按照中國以往的“慣例”,該案最終是要被迫走上“補償”的老路上去的,從“補償”到“賠償”,體現的不僅是中國法治的進步,更是中國老百姓的法律意識之覺醒。實際上,近年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普通百姓不再滿足于傳統的物質補償,而是更關注法律層面的精神賠償,法律秩序正在漸漸完善。

  八千里路云和月,只為老百姓

  自2007年3月牽頭設立北京市盛廷律師事務所,并領銜盛廷征地拆遷維權律師團首席律師開始,楊在明就與征地拆遷結下了不解之緣。十幾年來,他坐汽車、轉火車、乘飛機,到山東、至江西、奔遼寧、赴浙江、過江蘇、去陜西……全國各地,一路輾轉奔波。

  “做拆遷案件,有時覺得自己是在高空中走鋼絲。”楊在明坦言,在某些拆遷方和房屋征收部門眼中,他們就是其“眼中釘、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在各種拆遷案件之中,楊在明及其團隊成員經歷過各種引誘、恐嚇、跟蹤甚至人身攻擊,但面對這些,他們往往能夠做到“任憑風吹浪打,我自巋然不動”。

  從業以來,楊在明身邊的朋友曾不止一次的勸說其不要再從事該領域的律師工作了,但他卻總是報以一絲微笑。當有人問及他為什么要如此堅持時,他只是說道:“岳飛怒發沖冠為國家,吳三桂沖冠一怒為紅顏,我輾轉多地,冒著巨大的風險,走過八千里路云和月,不為這些,只為老百姓;只為一個有德之人的正義感;只為一個社會個體的社會責任感;只為一名專業律師的職業道德。‘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我始終堅信:正義會戰勝一切,民生高于一切,民權大于一切!”

  保護公民及企業家產權迫在眉睫

  古語有云,“有恒產者有恒心”。當下之中國,正在經歷一次巨大的變革,無論是在生產生活消費中,還是在法律法規建設上,中國都必須要盡快讓產權得以有效的保護,真正做到“讓有恒產者有恒心”。而此次許某某案得以勝訴,則是中國政府在該領域盡全力變革的一個縮影。

  眾所周知,中國是一個有著悠久“官本位”思想和傳統封建思想桎梏的國家之一,要想徹底根治這一方面的影響,非數百年不可實現。

  “萬里長征必須要從第一步邁起,在快速發展的城鎮化的背景下,量大面廣的征地拆遷領域糾紛以及未來可能面臨的新問題,完全可以從此案的裁決理念、原則、精神中得到部分有效地解決。”楊在明說。

  他表示,該案看似是一個簡單的法律問題,但其背后涉及到的乃是“治官”還是“治民”的根本問題。

  “官”是治理國家的直接承擔者,如果“官”不能率先垂范,何以“治民”,這是一個邏輯很清晰地問題。在法律上,對“官”的要求顯然要嚴于對“民”的要求,這也體現在整個行政法體系中。但是在現實的司法實踐、執法實踐中往往還是落在了“治民”上。究其原因:其一,與立法的不足有關;其二,與法律的適用理念有關。總之,違法是要擔責的,這一原則在判決中得到根本確認,具有重大意義。否則,民眾對于法律的威信難以建立,即使建立也容易動搖,甚至是崩塌。

  中國的城鎮化進程蘊含大量機遇,是中國經濟騰飛的載體,是一篇“大文章”。如何做優做強,并非易事。既要考慮現實可能性,也要考慮前瞻性,既要考慮地方政府的規劃前景、施政能力,又要顧及老百姓的現實承受能力及意識、理念的轉變程度。那種在征地拆遷領域“言出法隨”,動不動看到破舊的街道、小區就“一指沒”,一拆了之,不顧任何法律程序的“衙門”作風,是要不得的。不僅會傷害老百姓的感情,使得發展成果共享的初衷不能實現,也減損了政府的公信力。而公信力降低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是持久的、根本的。只有有效持久保護公民、企業家的產權,才能使“有恒產者有恒心”。

  可以說,當下之中國,保護公民及企業家產權刻不容緩、迫在眉睫。

  【個人簡介】

  1998年,楊在明律師開始涉足建筑與房地產法律業務領域。2005年,組建房地產律師團。2006年,創辦“中國房地產專業律師網”。2012年4月9日,楊在明律師帶領其團隊的一批骨干律師創立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領銜團隊首席律師。截至2016年年底,楊在明律師與其征地拆遷律師團隊已在全國30個省級行政地區代理征地拆遷糾紛7000余件次。

  由楊在明創立的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更加專注于行政訴訟業務中的征地拆遷維權服務,提出“只為被拆遷人維權”的服務宗旨,以“正義、誠信、融合、責任”為“在明精神”,以全心全意為廣大拆遷戶提供專業法律維權服務為工作宗旨。在明所匯聚了眾多與楊在明律師志同道合的青壯年優秀維權律師,很快便在京城拆遷律師業界樹立了良好的形象與品牌,得到了廣大拆遷戶的信賴與好評。

  楊在明律師嚴謹敬業,為維護當事人的權益全力奔走,在客戶群中口碑極佳,在同行中聲譽極高。因此得到了媒體的高度關注和大力支持,多次被中央電視臺、北京電視臺、《中國新聞社》、《檢察日報》、《法制日報》、《法制晚報》、《北京青年報》、《北京日報》、《方圓律政雜志社》、《南方周末》、《南方都市報》、《香港文匯報》、《中國新聞周刊》、《新京報》、《中國工商時報》、《中國商報》、《經濟觀察報》、《京華時報》等數十家媒體專題報道,央視網、人民網、新華網、中國網、法制網、財經網、鳳凰網、新浪網、中華網、中國經濟網、北青網、中國網等多家網絡媒體跟蹤報道。

搜索更多: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