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天下匯頻道 >> 正文
施坦威鋼琴聯手上海交響樂團發布上交140周年限量版鋼琴

  兩大國際品牌以“琴”牽手

  “聯名款”在時尚界早已不是新鮮事了,而在古典樂壇卻非比尋常。12月4日,施坦威鋼琴與上海交響樂團簽署協議,共同推出“施坦威-慶祝上海交響樂團140周年限量版鋼琴”,兩大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音樂品牌,首度牽手。近20架由施坦威公司制作的特定型號的三角鋼琴將于2020-2021年上市。

  2019年,已經走過140年的上海交響樂團舉辦了一系列的慶典活動,從走遍上海各個角落的“全城交響”,到屢登世界一流國際音樂節的全球巡演,從集新中國交響樂創作之大成的“中國交響70年”唱片集,到獲得“國際古典音樂大獎”提名的首張DG唱片,接連不斷的140周年高光時刻,讓全球把目光聚焦到這支亞洲勁旅身上,也系統展示了樂團高度職業化和國際化的發展碩果。

  如今,現代鋼琴制造業的奠基者,有著166年歷史的施坦威,首度為中國樂團定制鋼琴,作為對上交140周年的重磅禮獻,為全年慶典活動再掀高潮。

施坦威亞太區總裁位煒女士(左)與上海交響樂團團長周平女士(右)出席簽約新聞發布會

  施坦威亞太地區總裁位煒女士表示:“上海交響樂團作為亞洲最古老的交響樂團,是亞洲最杰出樂團的代表,也是中國音樂蓬勃發展的力證,施坦威鮮少為一支樂團定制鋼琴,這次合作,是對上交悠久歷史和豐厚積淀的致敬,也是對樂團與施坦威百余年合作歷史的獻禮,更是兩個親密伙伴對未來百年繼續為中國音樂事業共同努力的期許。”

  尤為讓人期待的是,這款定制鋼琴不僅將提供給登臺上交樂季的眾多一線鋼琴大師使用,也將向普通市民“掀開琴蓋”。上海交響樂團團長周平透露,等這臺定制琴抵達“餛飩皮”時,上交將向社會廣發“英雄貼”,邀請普通市民試彈新琴,在上交音樂廳里,留下自己人生中難忘的“施坦威記憶”。

  施坦威鋼琴上遇見上交 定制款鋼琴SSO元素十足

  整架鋼琴主體由珍貴的桑托斯紅木制成,頂蓋一側是典雅內斂的黑色烏金桑托斯紅木,與黑色高亮拋光鋼琴外圍交相呼應。背面一側則另有乾坤,以上交140“音樂點亮城市”的主視覺為設計靈感,桑托斯紅木原有的深褐色木材呈現出光線照射時的漸變效果,從頂蓋中心寶石般的深褐逐步過渡到周邊的寂靜黑色,營造了鋼琴在舞臺聚光燈下的高光時刻,同時寓意140年前,上交在歷史聚光燈下誕生的那一刻。

  除了鋼琴頂蓋,上交元素在琴身其他部分也隨處可見。鍵盤蓋正中央施坦威著名的豎琴標志意味著鋼琴的品質,右下角上海交響樂團140年的金色Logo彰顯出此款鋼琴的獨一無二,鋼琴的鏤空譜架勾勒出了上交音樂廳建筑的輪廓線。

  鋼琴內殼還裝有一枚標示著“施坦威-慶祝上海交響樂團140周年限量版鋼琴”的銅質獎牌,于細節處體現限量款鋼琴的品質。

施坦威演繹舞臺傳奇

  擁有一架施坦威鋼琴是所有鋼琴熱愛者的共同夢想,因為“制作世界上最好的鋼琴”的品牌使命,讓每一架施坦威都如藝術品一樣打動人心。這一理念在這款上交140定制鋼琴的設計階段就體現得淋漓盡致。設計人員數次來到上交音樂廳實地勘測,設計方案更是多次推倒重來。從一開始上交音樂廳內原木色系和頂部返聲板編織木紋的借鑒,到上海市花白玉蘭的運用,雙方一年多來,反復溝通,五易其稿才最終定稿。

  正是這種嚴苛的“匠人精神”,才會吸引到全世界超過97%的鋼琴大師選擇施坦威,包括拉赫瑪尼諾夫、魯賓斯坦、霍洛維茨、阿格里奇等不同時期超過2000多位施坦威藝術家,在施坦威鋼琴上縱橫馳騁,奏出那些彪炳音樂史冊的名曲樂章。

  在上交,幾代中國鋼琴家圓夢彈奏“施坦威”

  上海交響樂團在其三個世紀的漫長歷史長河中,均與施坦威頗有淵源,各歷史時期,都有施坦威鋼琴的身影。

  1921年,上海公共樂隊指揮梅百器,赴歐洲購置了一批樂器和樂譜,其中就有一架施坦威鋼琴,1922年,柴可夫斯基《降b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的中國首演就在這架鋼琴上完成。而傅聰、劉詩昆、顧圣嬰、殷承宗等鋼琴家都曾用這架國內最早的施坦威演奏用琴,為中國觀眾奏出無數動人旋律。如今作為上交“遠東第一樂團”的見證,這架服役時間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施坦威珍藏在位于寶慶路的上海交響音樂博物館內。

  1983年,改革開放伊始,古典音樂煥發新的生機,彼時的上海市文化局調撥了樂團歷史上的第二架施坦威,這架鋼琴作為“主力”在隨后二十多年里,續寫上交越發蓬勃的音樂篇章,也見證了一大批中國青年鋼琴家的崛起,如多次在國際大獎中獲獎的宋思衡、曾獲得范·克萊本國際鋼琴比賽冠軍的張昊辰,都在年幼時用這架施坦威征服不少上海觀眾。

  鋼琴見證樂季含金量一路提升國際大師集體打call

  2010年,已經踏上職業化發展快車道的上交,購置了第三架施坦威。此時上交音樂季里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國際音樂大師,巴倫博伊姆、阿什肯納奇、郎朗、波格萊里奇、朱曉玫、齊默爾曼等鋼琴家相繼牽手上交,也對上交的第三位“施坦威成員”交口稱贊。

  2014年,上交搬至復興中路的音樂廳,開啟了團廳合一的發展之路。上交音樂季極大擴容,除了樂團自己的演出,音樂廳里還有諸多引進的精彩演出,嚴苛的音樂家們對鋼琴各有要求,現有的兩架常用施坦威已經無法滿足演出需求,上交特邀請著名鋼琴家阿什肯納齊專程前往漢堡的施坦威工廠,為上交挑琴。最終,D系列編號為598636的三角鋼琴,加入上交的施坦威大家庭。

  據上交工作人員介紹,現在除了梅百器購入的第一架施坦威已經在博物館退居二線,另外三架不同時期的鋼琴各具秉性,各司其職。1983年文化局調撥的鋼琴目前主要作樂隊用琴;2010年和2014年購入的兩架則更多的作為獨奏用琴,前者明亮清澈,后者醇厚柔和,藝術家根據曲目需要和個人喜好做不同選擇。這兩架施坦威與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家們,成就了一場又一場精彩演出。

  近年來上交與國際音樂大牌頻頻合作,無論是亮相琉森、逍遙等歐洲音樂節,還是牽手音樂廠牌DG,上交的職業化程度和專業水準都讓這些音樂“巨頭”驚喜連連。如像《參考消息》轉載《泰晤士報》評價上交巡演時的標題“上海交響樂團見證中國發展”所言,那四架施坦威鋼琴則見證了上海交響樂團的發展。

全球已有超過2,000位施坦威藝術家

  與世界大師彈同一架“施坦威”

  2019年,上交進入第140個年頭,第五架刻有自己“名字”的施坦威鋼琴,已經模樣清晰。上交和施坦威在舞臺上共同見證了一代代中國鋼琴家的成長和崛起,從傅聰到郎朗,從宋思衡到張昊辰。而這次合作,更是讓世界領先的鋼琴制造品牌施坦威,和高度職業化的上海交響樂團首次“合體”,共同以限量鋼琴探索中國音樂發展的無限可能。

  隨著此款限量版鋼琴的“入駐”,上海交響樂團讓施坦威鋼琴不再是職業演奏家的“專屬”,任何渴望在施坦威琴上彈奏一曲的普通市民,都可以應上交的”邀請“,經過選拔后,一試身手,跟上交音樂季里的鋼琴大師使用同一架鋼琴,在九尺鋼琴上留下施坦威“初體驗”,彈一曲心中的最美鋼琴曲。

  上海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余隆表示:“任何一個行業,無論是人還是機構,能夠做到極致的都是大師,而把所有極致都集中在一起,這就是文化,施坦威已經把制作鋼琴這件事做成了文化。世界性大品牌間的合作,往往是出于價值觀的一致,上交一直在追求做到‘極致’,在這一點上,上交和施坦威高度契合,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世紀牽手。極致遇到極致,肯定會有1加1大于2的效果,今年是上交140周年,我們期待跟施坦威一起走向下個‘極致’的百年。”

搜索更多: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