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被百事可樂雪藏15年,它在盒馬鮮生收復失地

  盛夏將至,又到了爭奪消費者冰箱的季節。不同品牌的功能飲料、啤酒、汽水早已卯足了勁兒,鋪進了線上線下的零售渠道。北京人記憶中的老牌汽水北冰洋也出現在了盒馬鮮生20多家門店的貨架上。

  自1936年成立以來,北冰洋命途多舛,有過紅遍大街小巷、產值過億的日子,也曾有過被雪藏過15年徹底失去自主權的經歷。

  歷經沉浮,如今它帶著經典的汽水和瓷罐酸奶以創業者之姿重回市場,借新零售再闖江湖。北冰洋所屬的北京一輕食品集團副總經理陳林說,83歲的北冰洋依然在“創業”。

  盒馬貨架上的北冰洋

  北冰洋汽水整齊地擺在盒馬鮮生的貨架上。

  相比于旁邊瓶身可愛、包裝精美的“競爭者”,已經有83年歷史的北冰洋汽水顯得“土潮土潮”的———瘦高的玻璃瓶兒、鐵皮蓋兒,還有伸著長長脖子的白熊圖案,都透著濃郁的懷舊復古風。

  作為北京的老字號汽水,北冰洋承載著很多人的情感和記憶。

  網約車司機鄔師傅今年57歲,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人。說起北冰洋,他有些興奮又有些悵然,“三十年前,一個月的工資是45塊錢,北冰洋汽水一瓶一毛五,那會兒就喝這,后來好長時間喝不著。”

  與汽水一起進駐盒馬的還有北冰洋旗下的瓷罐酸奶。再礙于傳統商超渠道高昂的進店費、陳列費、促銷費,這使得北冰洋瓷罐酸奶只能在自有渠道鋪貨,在百年義利和一些景區、公園等渠道銷售。

  直至今年,盒馬鮮生的買手找到陳林,邀請北冰洋進場上架,北冰洋瓷罐酸奶才聯姻新零售,重新回歸商超。

  陳林感慨,盒馬改變了他對商超的認知,“盒馬買手給我的感覺是,主動去搜尋優質的產品,他們會主動聯系和采購,并供應給消費者。”

  國民汽水的坎坷15年

  北冰洋曾是當之無愧的國民汽水。

  其前身為建于1936年的北平制冰廠,1949年被收歸國有,更名為“北京新建制冰廠”,并于1951年注冊了“北冰洋”商標,正式開始生產汽水。

  此后的二十五年,北冰洋先后與50多家汽水、食品廠合并,并歷經三次更名,1985年改制成立了北京市北冰洋食品公司。

  一直到80年代末,北冰洋汽水都是北京人的“心頭好”。它也是人民大會堂國宴的制定飲品,還曾登上過1982年的春節聯歡晚會。

  1985年至1988年,北冰洋產值過億,利潤也達到了1300多萬元。當時廠址占地面積近9萬平方米,下設4個合資企業,職工2200余人。北冰洋還曾投資2800多萬元引進汽水生產罐裝線、利樂包生產線、冰激凌生產線、番茄生產線等18條自動化生產線。

  有媒體曾報道拿貨的盛況,等待批發的攤販隊伍浩浩蕩蕩,從北冰洋的廠門往外排出了幾百米。有進貨車輛甚至直接到生產線上去等貨,產一箱拉走一箱。

  到了90年代年,寶潔、百事可樂等跨國巨頭進入中國市場,北冰洋的好日子到頭了。

  北冰洋在1996年與百事可樂合資成立了新公司,后者收購其15年的經營權。此后,便是15年的雪藏和沉寂。

  直至2007年4月合同到期,北京一輕食品集團以“4年內不能生產碳酸飲料”為代價收回了北冰洋的品牌和商標,由義利食品公司托管。

  四年后,北冰洋重出江湖。

  東山再起后,年銷售收入超6億

  重回市場之路漫漫。在不能生產的四年,一輕集團和義利公司從產品到包裝,再到銷售渠道都為北冰洋的復出做了周密的準備。

  首先要回歸的便是北冰洋汽水。

  在老北京人眼里,北冰洋汽水是小眾的,最后一口殘留在喉嚨的氣泡和香氣讓人難以忘懷。

  曾有媒體報道,為了找回北冰洋最初的味道,義利的工程師們幾經周折,才找到一種只生長于三峽流域叫大紅袍的紅桔來制作桔油,對配方、包裝、定價中的每一個環節進行了細節上的改良,并引進了一條每分鐘三百瓶的生產線。

  2011年11月,北冰洋汽水終于重新上市,還是那只伸著脖子仰望的憨厚大白熊,還是那個需要撬開的鐵皮蓋兒。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百事可樂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