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男子買奔馳兩月后發現為事故車:一年前曾理賠維修

  韋先生說,他是后來才發現給他的車輛告知書中,手寫了后保險杠更換。圖片均為當事人提供。

  廣西南寧韋先生2019年3月購買了一臺奔馳新車,他在最近偶然一次事故報保險時發現,4S店賣給他的并非新車,而是一臺被理賠維修過的事故車。此前,韋先生的遭遇曾經媒體報道,相關人員的回應是:“不管說是賠償或者不賠償或其它之類的,都要跟上面一層一層去溝通。”

  韋先生5月26日告訴澎湃新聞,他從南寧恒信之星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寧恒信)購買的奔馳A200動感型,車價174100元。購車時他曾詢問過銷售員該車是否有過事故、維修、轉戶等情況,得到否定回答后,他放心簽訂了相關合同,并繳納新車購置稅,以及購買新車保險。

  韋先生的奔馳車在賣給他之前,曾與一臺白色大眾車發生碰撞。

  然而,今年4月6日,韋先生的妻子開車發生事故,韋先生報保險時發現,這臺奔馳新車早在2018年1月16日就有過一次保修記錄。據南寧恒星提供給韋先生的工單顯示,該奔馳車于2018年1月16日開單,預交車時間為2018年1月29日,事故責任類型為三者(第三者責任險),承包保險公司為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進廠行駛里程23公里,車牌號為無牌照,車主為4S站。該車的維修項目是:后保險杠,修復/拆裝/更換,更換后杠+后杠內骨,收費3137.09元。澎湃新聞注意到,該工單上顯示的VIN(車輛識別代號)16位號碼與韋先生購車合同上的VIN一致。

  韋先生還從保險公司處獲悉,他購買的這臺紅色奔馳車當時是與一臺白色大眾車相撞,相撞位置為尾部,即后保險杠位置。但保險公司拒絕提供該車輛更多查勘理賠信息。

  韋先生說,比買到事故車更令他氣憤的是,當時4S店給他的“車輛告知書”,有一行添加上去的手寫字:后保險杠更換。

  韋先生的奔馳車在賣給他之前,曾與一臺白色大眾車發生碰撞。

  澎湃新聞注意到,韋先生的“車輛告知書”第二大項列舉了勾選項:“經買賣雙方共同查勘,現就標的車輛可能存在瑕疵告知如下:……2、在廠家系統或公司業務系統中有過銷售、首保、索賠、保養、維修記錄的商品車;3、維修過的商品車;4、發生過事故修復后的商品車……10、其他:……”,其中“10、其他”被勾選,并在下橫線處寫:后保險杠更換。韋先生強調,他當時簽這份合同時,并沒有這一行手寫字,合同是第二天4S店給他的,他是這次報險才發現合同上有這一行字。

  韋先生說,他找到南寧恒信希望換車,“一開始說是賠償5萬塊錢,后來又說太多了,再后來說送幾次保養。”

  韋先生提供的一段5月5日與南寧恒信工作人員交涉的錄音中,有疑似工作人員的聲音說,“當然是誰都感覺有點被欺騙……其實,從比較理性的方面講,我們這邊查記錄只是換了保險杠,對整個車輛的影響并不大,你去問做二手車的朋友,對車輛折舊率沒有影響……我個人權限,只能去向公司申請給你送幾次保養……”

  韋先生說,4S店將工單信息提供給他,說明只是換了保險杠而已,而他看到的是,這是一臺理賠維修過的事故車。

  韋先生的聲音比較激動,“換保險杠你當時(應該)告訴我,買不買權力在我……我不是買的特價車,是去買新車,結果買了輛事故車,你心里怎么想?”

  5月23日,廣西電視臺新聞頻道曾對韋先生的遭遇進行報道,南寧恒信工作人員對媒體表示,公司已經受理了客戶的投訴,但由于總經理不在,具體如何處理需要走流程。南寧恒信網銷經理楊海生接受采訪時說:“不管說是賠償或者不賠償或其它之類的,都要跟上面一層一層去溝通。”

  韋先生的購車投訴已獲工商局受理。

  澎湃新聞多次聯系南寧恒信和韋先生的銷售顧問黃先生,截至發稿均未獲回應。

  韋先生說,目前他已向南寧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進行投訴。澎湃新聞獲得的材料顯示,韋先生的投訴已被受理。

  來源:澎湃新聞記者 譚君 

搜索更多: 奔馳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