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一年斥資44億市場推廣 華潤三九“砸錢賣藥”

  前有康美藥業財務造假,一石激起行業千層浪,后有步長制藥董事長陷斯坦福大學招生丑聞,年度80億元巨額銷售費用令人瞠目。醫藥行業亂象在輿論風波中被推向臺面,監管之手適時而來。

  近日,財政部官網發布通知,決定于今年6-7月開展醫藥行業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77家醫藥企業進入抽檢名單。檢查的重點內容包括藥企銷售費用、成本和收入、采購返點、虛開票據等。

  在醫藥行業的各類沉疴頑疾中,高企的銷售費用與商業賄賂頻發一直備受關注。在這份77家醫藥企業名單中,涉及二十余家A股上市藥企,其中包括華潤三九(000999.SZ)等在內的5家公司在2018年銷售費用超過60億元引發關注。

  銷售費用占營收48%

  打開華潤三九2018年年報,去年實現營業收入134.28億元,同比增長20.7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4.32億元,同比增長10.02%;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19.11億元,同比增長19.55%。

  其實,這是華潤三九近五年交出的最好成績單。然而,銷售費用大幅上升,2018年高達64.69億元,同比增長36.18%,銷售費用率上升至48.17%。實際上,多年來華潤三九銷售費用率已居高不下。2015-2017年,華潤三九的銷售費用分別為26.77億元、32.80億元和47.50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3.89%、36.51%和42.72%。

  值得關注的是,在華潤三九2018年的銷售費用中,市場推廣費用由2017年的28.29億元增長至43.66億元,增幅超50%。市場推廣費用為何如此之高?華潤三九稱,2017年以來,隨著“兩票制”等政策推行,華潤三九銷售費用率增長主要受處方藥業務中的合作推廣模式占比提升,以及自我診療業務增長影響;另外,在輔助用藥目錄政策和招標降價等壓力下,中藥注射劑等非臨床一線用藥品種的銷售和推廣面臨困難。

  “兩票制”主要針對于處方藥,改革后是指藥品從藥廠賣到一級經銷商開一次發票,經銷商賣到醫院再開一次發票,以“兩票”替代此前常見的七票、八票,減少流通環節的層層盤剝,并且每個品種的一級經銷商不得超過2個。企業將渠道網絡下沉,需要付出驟增渠道建設成本,終端推廣與維護的高企費用也將占用企業大量的現金流。另一方面,企業將直接面對藥品終端——醫療機構,而占據較強話語權的后者通常具有較長的賬期,一定程度上導致企業的應收賬款增加。

  北京鼎臣管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創始人史立臣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兩票制之前是多重銷售渠道,通過合作或外包的外部體系完成市場推廣,低價出貨,銷售費用率較低。兩票制后,出廠開票直接開到進醫院的價,高開高返,整個銷售費用被拉高,而這部分費用就可能包含商業賄賂和回扣。藥品出廠價升高,所以稅收也比之前高很多。”

  重金砸出的品牌

  財政部此次前所未有的醫藥行業抽查行動即將拉開帷幕,行業也正在面臨新的挑戰及機遇。在兩票制全面落地的背景下,不僅僅是藥品流通格局發生重大調整,市場競爭也開始進入白熱化階段,各大藥企不惜花重金打造品牌效應。

  華潤三九前身為深圳南方制藥廠,主要從事醫藥產品的研發、生產、銷售及相關健康服務。分業務來看,華潤三九業務主要由兩部分組成,分別為自我診療(CHC)和處方藥業務,在2018年,前者占營收約49.64%,后者占公司營收約46.14%。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華潤三九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