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達達赴美IPO 即時配送戰事升級

  被沈南鵬“欽點”的物流專家蒯佳祺,創立了即時配送企業達達。這家公司創立伊始,一路開掛的同時,也命運多舛。一邊被餓了么、京東這樣的巨頭眷顧,一邊又面臨隨時被替換,陷入巨頭之爭的風險。

  如今,市場消息頻傳,達達將赴美IPO,待它上市以后,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變化,又會對巨頭林立的行業格局產生哪些新的影響?

  近日,據多家媒體報道,達達(上海趣盛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已聘請投行安排在赴美IPO事宜,達達希望能在2020年5月實現赴美上市,預計的募資金額為5億美元。

  另據《財新》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稱,達達早在2018年年底就已計劃赴美IPO,當時還對公司的組織架構進行過調整,目前也已開始尋求基石投資人。

  對此,首席科創官致電達達,希望獲得確切消息,但截至發稿,對方未作回復。此前達達也回應:不予置評。

  那么,達達是如何與京東結合的?此前與餓了么和阿里又有哪些關系?赴美上市以后又會對行業格局產生哪些影響?

  被拒絕的沈南鵬

  2014年,紅杉資本合伙人沈南鵬,有意投資即時配送企業——人人快遞,但在遭到拒絕以后,他選擇內部孵化。找到畢業于同濟大學、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物流工程學專家——蒯佳祺,由他于同年6月創建達達。

  幾乎同一時期,閃送、uu跑腿、百度外賣等即時配送或包含這項業務的公司也相繼誕生,加上之前成立的點我吧(點我達前身)、人人快遞、淘點點、美團外賣等,即時配送領域已進入多強爭霸時代。

  作為后來的重要角色,餓了么的自建配送體系——蜂鳥,彼時尚未誕生,餓了么只能依靠商家自送或第三方配送平臺。但面對指數級增長的配送訂單,如何能坐以待斃。于是,餓了么一邊籌集資金自建即時配送隊伍——蜂鳥配送,一邊在投資人沈南鵬的撮合下,將配送訂單外包給達達。

  沈南鵬此舉不但幫餓了么解決了配送問題,也為初創企業達達帶去了充足糧草。讓自己投資的兩家公司相互需要的同時,也加快了成長步伐。

  但行業的天然紅利期僅僅維持了很短的時間。2015年,外賣大戰爆發,美團、百度外賣、餓了么開始瘋狂補貼。此時,因為蜂鳥配送上線,餓了么開始減少與達達合作,使達達的訂單量直接流失近80%,一時讓沒有其他巨頭支撐的達達陷入尷尬境地。而想要彌補損失的訂單量,達達要么準備充足的資金參與補貼大戰,與餓了么、美團、百度外賣正面廝殺,要么尋找其他新訂單,彌補損失。

  巧合的是,京東到家由于業務上問題頻出,負責人毅然出走,無意間給達達提供了機會。

  一方面,京東到家在物流配送端持續虧損,竭力尋求措施未果,與達達合作則可以減緩虧損;另一方面,達達也可以獲得京東到家的訂單,以彌補此前的損失。

  萬事俱備,只剩東風。

  “即時配送”三國殺:達達轉入京東戰隊

  2015年10月8日,美團-大眾點評突然宣布合并,多強爭霸的市場開始聚合。巨頭開始爭搶市面上仍存活的外賣、即時配送企業。達達的競爭對手——點我達在新美大合并前1個月剛獲得阿里的C輪融資,并購案發生后11天又獲得創新工場的C+輪追加。

  2018年4月2日,阿里巴巴宣布以95億美元全資收購餓了么,令市場震驚。結果就在第二天,京東宣布對達達進行戰略投資,將京東到家與達達合并,合并后的“達達—京東到家”控制權交由蒯佳祺團隊。

  同年7月,點我達也賣身阿里菜鳥網絡,成為后來餓了么蜂鳥體系中的一部分。

  即時配送行業正式進入巨頭爭霸時代。

  關于為什么站隊京東?蒯佳祺后來接受采訪時強調,核心原因是劉強東親口許諾會保證達達的獨立發展,維持管理團隊控制權,并保留其將來獨立上市的計劃。同時,將開放更多京東的流量入口和訂單資源。而加入美團、阿里、或百度,則可能成為另一個點我達。這不符合蒯佳祺的設想,從一開始他就為達達設想了獨立上市的未來。

  因此,近年來達達赴美IPO被多家媒體持續報道的同時。即時配送市場也早已形成了蜂鳥、美團、達達三分天下的局面。

  據艾媒發布的《2018Q1中國即時配送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8中國即時配送行業用戶規模達3.55億人。在2018Q1中國即時配送市場份額中,蜂鳥配送、美團專送,京東達達分別以30.2%、24.1%、23.9%的占比位居前三。三足鼎立格局已現。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即時配送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