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新零售三年之殤:讀書太少,想的太多

  新零售已經走到第三年了,突然很想問一句,什么是零售業的基本功?這句話可以換個表達,零售業需不需要基本功?或者可以說,零售業的高管需不需要抽出時間讀點商學院之類的,這樣是不是可以少犯一些低級錯誤?

  問這個問題也是有感而發。一方面,零售的本質,就是低買高賣的生意,有很多人無師自通,也做的挺好。似乎這是一個最不需要登堂入室把它“教條化”的行業。但是最近行業內發生的事情,包括聽到的一些言論倒是讓人有了一些不一樣的思考。

  第一件事是最近合肥的生鮮創業企業碰到大危機,看樣子性命堪憂。第二則是這一年來關于新零售的反思之風愈演愈烈,這次阿里的雙十一,蔣凡提的也是新消費,新零售似乎提的人越來越少。

  最近嘉御基金衛哲先生說的一句話也很有意思,在談到新消費和新零售的區別時,他指出,新零售,其實更多是“人群、品類、業態”中三個角的一個角。也就是說,“人貨場的數字化”這句通俗易懂的話非常有名,但是這位前阿里巴巴CEO 卻指出,新零售只能實現自己目標的三分之一。

  這是溫和而致命的批評。

  為什么現在的行業認知會形成這樣一種態勢?筆者始終認為,新零售是“零售業”的一場思想啟蒙運動。從商品力、供應鏈、場景迭代多個維度做出了有益的嘗試,進行了不少試錯,雖然有些地方交了非常昂貴的學費,但是這些也是行業向上躍遷的必經之路。相對于“零售業從來沒有新舊之分”的論斷,筆者更相信“新一代零售”正在形成,但是在當下的時點,確實從理論和認知層面,新零售都遇到了比較大的困難。

  發生困難的根源何在,筆者認為,在新零售的過去三年實踐中,太多強調了外延的擴展與顛覆,卻有些失去了初衷和本心。而這一切的背后,又和對零售業的基礎認知有關。

  這是個非常宏大的話題,筆者也只能根據自己的淺薄見解,想到哪說到哪,以期拋磚引玉。

  - 1 -

  升級、顛覆還是替代

  我們現在設想,如果我們給2025年一個剛進入零售業的人講解,當年的新零售變革是怎么回事,下面幾個現象應該是會被提及的。超市現吃現做海鮮、30分鐘配送到家、自助結賬,模式上會提到無人貨架(無人零售)也許還應該有社區拼團和前置倉。當然,可能操盤新零售的大佬會說這些都是表象,不是我數字化的本質,可是對于一個普通消費者來說,我們能看到的確實是前面這些。至于后面的模式,也還在驗證中。

  以上列舉的這些標志性現象,還是有一些共同點,那就是主要集中在針對場景和服務的升級與迭代上,這是最直觀的表現。供應鏈的事情也是到了今年才開始有一些實質的變革。那么為什么會集中在場景和服務層面。是應了那句老話,“堡壘都是從外部被打破的”嗎?筆者認為不全是,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首先,跨界者更容易發現傳統業態的問題,因此更容易發起革命,但是他們往往對零售業的內核又不慎了解,所以只能從外部入手,這就像西方列強可以強迫中國人穿西裝,卻讀不懂中國的古詩詞一樣,這是最直觀的原因。其次,場景和服務的改變,更容易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這是第二重原因。

  還有更為本質的原因。那就是新零售的最初發起者,畢竟是一幫高舉互聯網思維大旗的人,這些人口中說的顛覆,本質上不是一種升級,而是替換。

  什么意思,打個比方,以中餐為例。中餐品牌和企業一直不受資本市場歡迎,上市公司寥寥,標準化程度低,除了火鍋少數品牌,難以形成規模化連鎖化,于是,無數餐飲人想方設法去優化流程、精簡SKU、爭取用中西結合的方式,為中國餐飲的提升找到一條出路。

  什么叫替換 ? 替換就是你根本不用去想中餐的事情了,直接學著做西餐好了,不用擔心不愛吃,食材我還是用你們中國人的食材啊。

  在以互聯網巨頭為主導的“新零售”中,終點是什么?其實一直很清楚,那就是,把線下的流量導到線上去。雖然很赤裸裸,但是核心就是這個意思,而且有很多公開媒體資料可以印證。

  換句話說,實體零售在新零售主導者的眼中,最大的價值還是流量價值,他們從來沒有真正認可過實體零售的價值,夢該醒了。從實體零售的角度,這就像當年師夷長技以制夷一樣,是一場夢。西方列強的科技、知識、武器確實好,但是你想讓對方實實在在的像老師一樣教你,那是不可能的。在戰場上,大家都是兵戎相見,誰會教誰呢。

  更何況,他們真的懂零售業嗎?某種程度上,狹義的新零售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也是必然的。互聯網人在面對實體生意時的傲慢、無知、與偏見從來都不會缺席。

  當然,我一直稱互聯網巨頭的主導的新零售是狹義的新零售,言外之意,還應該有廣義的新零售。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新零售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