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專家評“呆蘿卜”關店潮:過于追求復制速度致跌跟頭

  社區生鮮電商“呆蘿卜”近日陷入關店潮,引起廣泛關注。買菜是消費者的一種剛需,其背后代表著巨大的天然流量,因此生鮮領域被認為是電商行業的最后一片“藍海”。近年來投身其中者眾,但黯然退場者也為數不少,如何實現盈利成為行業的一大痛點。

  “11月22日上午,我還在‘呆蘿卜’APP上下單買了一把菠菜,下午微信群里就通知,取不到貨了。充了錢的顧客,趕緊到門店登記,過期不候。”南京市建鄴區中海塞納麗舍居民劉曉沒想到,自己天天光顧的“呆蘿卜”說關就關了。60歲的劉曉經常光顧“呆蘿卜”萬達華府店,每天早上到“呆蘿卜”排隊取菜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在她看來,“呆蘿卜”價格便宜,取菜方便,雖然有時候菜沒有那么新鮮,但與周邊菜場比,性價比高。

  記者26日上午再次來到這家小店,只見店門緊閉,門上貼著兩張告示,一張是來自“呆蘿卜”的《關于近期員工薪資發放的說明》,表示由于經營不善導致資金緊張,公司經營受到重大影響。“呆蘿卜”將盡最大努力完成資產變現,給大家發放薪資。另一張告示表明,“呆蘿卜”將努力尋求解決方案,籌措資金,渡過難關。

  “呆蘿卜”關店的事已發生了幾天,但是仍有不少市民前來討說法。就在記者采訪時,62歲的居民張洪來到這家小店門口。“今年四五月份,我在‘呆蘿卜’充了5000元,送了1800元,現在還剩下3000多元沒用完,今天來一看,商家門上連電話都沒有,找誰要錢去?”張洪拍門喊了數分鐘,無人應答。

  據“呆蘿卜”公告稱,此次危機主要因擴張過快而融資步伐沒能同步跟進和信息不對稱所致。據了解,在官方證實出現資金鏈問題、陷入經營困難局面之前,自7月13日宣布獲得6.3億元A輪系列融資之后,“呆蘿卜”再無新融資消息傳出。

  盲目“燒錢”等于飲鴆止渴,很容易走上共享單車的老路。“當初做團購業務時,我們在江蘇市場開局異常艱難,市場上融資成功的競爭對手包括‘呆蘿卜’異常瘋狂火速前進。”阿里的一位業內人士稱,“我們那時總在自我懷疑:他們怎么跑得這么快?我們遇到的問題他們沒有嗎?如今再看,可能只是瘋狂的資本涌入掩蓋了經營模式本身,當資本之水枯竭,裸泳者一一浮現。”

  遭遇困境的生鮮電商,并非“呆蘿卜”一家。在距離這家“呆蘿卜”約100米的地方,之前也有一家紅火的生鮮店——“云廚一站”。現在,這家店面僅剩牌子沒有摘下。店鋪裝修工人告訴記者,這里將開張一家面館。這家店之前頗受周邊小區居民歡迎,靠充值模式吸引不少人,而持有充值卡的人,現在只能去其他連鎖店消費。在南京建鄴區的“云廚一站”嘉陵江東街店,記者看到,充值模式還在繼續。

  今年宣告退場的還有“鮮生友請”。這家起源于杭州的社區生鮮品牌被接連曝出拖欠工資、資金鏈斷裂等問題,隨后宣告終結。背后的原因同樣是其發展過于快速,導致資金鏈和供應鏈緊張。2017年到2018年,“鮮生友請”開設130多家門店,而今年前4月只開出3家店。

  實際上,社區生鮮這門生意雖誘人,但做起來十分不易。對于生鮮領域而言,按照行業內標準計算,生產損耗費用占10%-15%,物料包材費用1.5%-2%,配送費3%-5%,綜合費用14.5%-22%之間。相關報告顯示,目前全國社區生鮮行業依然處于發展初級階段,門店數超過300家的頭部企業僅占3%。在被調研企業中,47%的社區生鮮企業毛利率在20%以內,毛利率超過30%的企業只占到10%。

  融資后過于追求復制速度,是“跌跟頭”的主要原因。拿“呆蘿卜”來說,融資后采取相對激進的擴張方式,快速進入19個城市,門店數量超過1000家。在南京市場,其門店數量也曾超過100家。電子商務專家曹磊分析認為,事實證明,做生鮮,力圖補貼拼價格、燒流量的企業,在資本退潮后,往往難以持續。一般來講,要快速復制,通常都會走低價路線,通過低價迅速培養消費習慣,如果走服務溢價、品牌溢價路線,復制發展周期則會相對比較長。

  生鮮行業重投入且盈利期漫長,一旦某個環節出現問題,將會引發一系列連鎖反應。對社區生鮮電商來說,穩健可能更重要。在業內人士看來,生鮮行業的競爭本質上是技術的競爭,即用技術的方式解決物流問題、倉儲問題,把時間縮到最短,把倉儲量縮到最少,把損耗縮到最小,用最快方式把生鮮送到消費者手里。就拿到店自提模式來說,自提網點建設有三大要求,一是距離消費者要近,方便自提與消費;二是布局要密,降低倉儲與運輸成本;三是門店除了履約功能外,有更多的增值服務,以帶動關聯銷售,彌補生鮮商品的低毛利問題。一次性滿足這三個要求,并不容易。

  來源:新華日報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呆蘿卜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