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生鮮電商迎來行業洗牌 供應鏈能力成突圍關鍵

  近期,生鮮電商無疑是電商領域最受關注的話題。

  11月下旬,曾屢次被曝出資金緊張的生鮮電商平臺呆蘿卜終因燒錢過快而陷入資金泥潭。按照呆蘿卜CEO李陽的說法,呆蘿卜低估了生鮮燒錢的速度,由于“步子邁得太大”而失血過快,未來將縮減一些失血的業務線,讓運營回歸正軌。同時,目前呆蘿卜已經與一些有零售布局的大公司接洽,也受到供應商支持,未來不排除仍有獨立發展的可能。

  不過,這無法停止來自外界的質疑聲,呆蘿卜當前的真實局面可能比李陽所說的更為糟糕。據悉,近日呆蘿卜總部遭供應商圍堵,其杭州中心已正式關閉,并拖欠數百位員工工資,金額或超3000萬元。

  無獨有偶,另一社區生鮮電商平臺妙生活日前也被曝正大量關店,結束在這一垂直領域的探索。據媒體報道,妙生活已結清了所有貨款,并賠付了員工工資;與呆蘿卜相比,妙生活的離場顯得更為體面。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生鮮電商不斷“燒錢”的模式難以為繼,而在互聯網巨頭持續布局的推動下,行業已迎來新一輪的洗牌期;隨著競爭的不斷升級,行業“馬太效應”也將越發明顯,對中小平臺而言,夯實供應鏈能力是突圍關鍵。

  呆蘿卜因燒錢過快而折戟,遭供應商及員工討債

  呆蘿卜成立于2015年10月,為線上預定、線下自提模式,采取門店合伙方式來拓展布點。根據呆蘿卜披露的信息,截止2019年9月,呆蘿卜進駐了安徽、江蘇、河北、湖北四省共19座城市;客單價在25-30元之間,訂單量在1000萬單每月。

  此前,呆蘿卜的存在感并不強烈,其被曝出的消息大多與經營不利相關。早在今年7月,就曾有消息稱呆蘿卜在南京、合肥、馬鞍山等地大量關店;呆蘿卜當時回應稱不存在區域性閉店的情況,只是個別門店進行升級,屬于正常的業務調整。隨后,呆蘿卜對外釋放已完成6.3億元A輪融資的消息。但就在次月,其又陷入“閉店”傳言,呆蘿卜再次否認,并稱未來將會開設更多門店。

  不過,自11月22日起,業內又傳出有關呆蘿卜拖欠供應商貨款、裁員欠薪等信息。而這次,呆蘿卜終于承認了公司資金告急,并在月底關閉了杭州中心。據悉,呆蘿卜杭州中心的3百多名離職員工已組建維權群,分批進行勞動仲裁。

  11月22日至26日,呆蘿卜接連發出公告,從承認資金緊張、公開致歉,到公布自救措施,再到對支持者表示感謝。在最新的公告中,呆蘿卜CEO李陽出面回應了外界對于公司資金問題的質疑,稱呆蘿卜累計獲得的7億元融資均真實到賬,且都投入到公司的發展使用,只是公司對增長預期太高、且低估了生鮮的燒錢速度,導致消耗過快。

  據藍鯨TMT記者了解,合肥當地已有多家呆蘿卜門店關停。一位呆蘿卜用戶周倪(化名)告訴記者,11月22日其所在小區附近的呆蘿卜門店迅速漲價,菜品價格變得很高,11月23日該門店便關停了。

  目前呆蘿卜App上的商品均顯示已下架,用戶無法下單,也無法注冊成為新的用戶。周倪表示,其在呆蘿卜辦理的會員卡余額已基本消費完,但有很多用戶數千元的余額至今也無法消費。

  與用戶相比,呆蘿卜的供應商及員工面臨的損失更大。“我還有近十萬元的貨款沒有結清,呆蘿卜的資金缺口比想象中大得多,供應商、員工都在討債,口碑已經不行了。我得及時止損,所以停止(向呆蘿卜)供貨了。”自稱是呆蘿卜供應商的李華(化名)告訴記者。

  即便如此,呆蘿卜仍在尋求解決方案,以盡快恢復運營。李陽稱,公司不考慮破產清算,接下來呆蘿卜將在管理和業務端進行改革,縮減一些失血的業務線,讓運營回歸正規。之后公司將會更關注單店增長,而不是整體GMV(成交總額)增長,瘦身會更傾向于諸如門店大小、業務線、品類等方面。

  對此,經濟學家宋清輝表示,呆蘿卜“線上訂線下取,今日訂明日取”的經營模式,不符合當今社會的快節奏潮流。這種模式是引發此次危機的因素之一,不僅不會助力呆蘿卜走出困境,還可能會把其拖入深淵。呆蘿卜的運營模式存在致命的問題,改變其運營模式可能是他們唯一的出路。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生鮮電商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时间